凉宿.

凉风彻宿【假装写了些什么】

【仏英】(伪)分手.

【第一次用第一人称TvT】
这是一个无聊脑洞的产物qwq
亚瑟视角
昨晚,我和弗朗西斯吵了一架。一如既往十分激烈,最终在我俩的僵持不下中不欢而散。他看上去很生气,紫色眼中透着微愠与无奈,转身离去,长风衣的下摆划出一道利落的线条。我别过头去,移开视线。
已至半夜,手机突然响起短信提示音,屏幕亮起白光。我拔下充电线坐起身点开,以为是一如既往的“妥协信号”时,短短的一行字消去了我一半的睡意——黎明在你家海边等我,我有些话想说。
我心绪复杂,任凭白色荧光刺着双眼,却不将视线从那句话上移开。
有话要说?我眯起眼,打了个哈欠。
是终于……打算分手了?
虽然这样说就意味着我们是那种关系,但当他站在薄雾里微笑着看着我,于海平面上泛起的晨光中递来一枝玫瑰时,我还是伸手接过了,还该死的红了脸。
但那不是因为我也爱他,只是手擅自做了决定;脸红不是因为害羞,只是因为天冷。(尽管那是夏天这么说有些牵强。)我睡意全无,只好手指下滑,翻阅着以往的消息。
“今天下午三点,哥哥会在公园门口等小亚瑟哟♡”
“知道了胡子”
“不要总这样称呼我嘛😭”
“好的红酒混蛋”
那天是我俩第一次手牵着手散步,也是我俩第一次不以打架扳手腕等缘由接触对方的手。当时弗朗西斯的脸有些别了过去,我将视线探去,发现他竟然有些脸红。
我兀自笑出了声,觉得有些冷,把被子裹紧了些。继续往上翻着。
“哥哥我并没有说小亚瑟不好啦……只是觉得你这样身体负担太大”
那天晚上我工作到深夜,终于结束时案边的咖啡大概早已凉了,我伸出手一碰杯壁,竟是热的,里面的液体从咖啡的暗色变成了牛奶的乳白,抬起头来正好对上弗朗西斯的视线。他说我总是工作到太晚,我反驳那只是因为你这个罢工爱好者太懒散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不喝牛奶,我们竟这样吵了起来。在他走后我想起他有些焦急的眼神,还是喝完了那杯牛奶。
我感到体温逐渐恢复至微暖,往手机屏幕上方看去,已是6月11日3点12分。我竟然对着短信看了一个小时。我关了手机,假寐。
当我再次拿起手机已是4点57。我换上衣服,往海边走去。我突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不禁苦笑。这家伙,打算在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吗……
海面与天空的相接线被晨雾揉的朦胧不清。尚未拂晓的天空中仍是鸽灰墨蓝一片,海浪一下接一下厮磨着沙滩,与我的心跳重合。眼前的景象晦涩一片。我注视着某个方向,他通常出现的方向。
天空逐渐透出朦朦胧胧的蓝,像是用画笔涂抹的蓝色水彩般温柔,水平线被乍现的晨光撒上浮动的光点,雾气托着光线四散。我低头看着表,秒针一下一下移动着。到了6点整,像是互有感应一般,我抬起头,弗朗西斯正逆着晨光向我走来,视野变得清亮,他穿了一件淡蓝的衬衫,微卷的金发被海风吹起,唇边竟带了点笑意。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可以啊,我不会缠着你的。”我迟迟不肯转过身,背对着他说道。
“这么说你同意……”
我微微闭上眼,以为这样就能无视他的话语。
“小亚瑟同意和哥哥结婚了?”他走到我面前,抬起我的下巴,似是要吻过来。我懵在原地,似是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直到他真的吻上我的唇,我似是刚从深海的窒息中浮出水面的人一样,竟然将双手环上他的背后。
“小亚瑟是还没睡醒吗,刚才居然没推开我呢。”弗朗西斯有些惊讶看着我,随即又笑着牵起我的手,“分手那种事,哥哥我可舍不得啊。”
“哈,”我别过头去,“你要是敢,就分了试试。”“阿~小亚瑟好恐怖啊~”他故作惊恐耸耸肩。这次是我们两人一起笑出了声。
“so,你有什么想说的。”我抽出手,抱起双臂。
“Happy birthday,小亚瑟。”
“就这句?”
“嗯。”我用看白痴的眼神投向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居然是这种无聊……”“这样一来,我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小亚瑟说这句话的人啦~”他像是偷尝到蜂蜜的熊一般,露出满足的笑容。
“哦……thank you.”我再次移开视线,脸不争气地红了。阳光在起伏的海面上肆意流淌,海鸥翻飞着,翅膀不时拍触碎白的浪花。
“话说,你这家伙说是黎明时海边自己却迟到了。”
“哪有阿,这是时差啊时差……”
【END】



I will be there whenever you look back.
dover七夕快乐qwq

尼桑遮住胡子有惊喜蛤蛤蛤
亚瑟脸上恶作剧的一小块红晕qwq
dover真好TVT

简直削尖手指TVT

【2】(日常无题)

      花街,人声嘈杂,一轮皓月孤悬如水澄空。

      对于白泽而言,推开这扇门,便开启了有如天国的时间。散发着淡香的如瀑长发,粉黛脂膏的甜腻,修长的白皙后颈,点染了朱红的丹唇,女孩们的身影目不暇接。层层叠叠垂下的帷幔,掩盖了散着淡香的香炉,暧昧的暖色灯光模糊了视线。佳人相伴,月下浅酌,所谓“神仙日子”。

      “啊,白泽大人,晚上好。”妲己欠身一礼。

      “晚上好,妲己酱~。”标志性的轻佻微笑早已挂在了白泽的脸上,加之眼尾迂回的红纹,可谓撩人心魂。

       “白泽大人,同我喝一杯嘛”

       “白泽大人,……”

       白泽辗转在万花丛中,目光在一名名女子身上掠过,只是发现有一人,一直站在较远处,不甚自然的神色中有一丝迫切,感觉像是盼望蝴蝶流连的花朵,不知如何展露芳菲。

       大概是新来的吧。白泽踱步走去,一手搭上她的肩,道:“美人独立,自是佳景,不知小姐可否陪我一夜?”

       而对方先是诧异了片刻,便点了点头。两人转身走进隔间,相对而坐。

       “白……白泽大人,十分抱歉,出于某些原因,我必须保守贞洁,今夜可以只……”

       “当然啦,不必多礼。”见她眼神带怯,白泽不由接话,“请问小姐芳名?”

       “葉岚。”对面少女颔首道,如墨的发丝尽数自肩滑落,原本掩藏的白皙后颈随之展露,半垂的眼睑既不失礼而仍避免着与白泽的眼神接触。

       “那么,葉岚。”白泽一眼看出对方的羞怯,“请放松下来,你无疑是位不可多得的美人。”

       “或者说,见到你时,我有种似曾相识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那么大可如好友一样待我哟。”

       “嗯……白泽大人,其实这话不错。”她这才抬起头,“我们的确是见过的。”

       盯着对方略显讶异的面庞注视片刻后,她只得稍带尬意地再度颔首,轻声道:

       “白泽大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善解人意。”她早已料到白泽记不起来。

       “大概一千年前,举办和汉亲善大会时,当时我为了躲避族人的追查,连夜在小雨中跑了好几天,误打误撞跑进了赛场,当时还在观众入场,我的个子比较矮,一下子被挤得不知所措呢,险些被别人踩着过去。”

       人潮像黑色的海般快要吞没她,连夜的逃跑殆尽了体力,她几乎要脱力地跪地,只是像梦一般,一袭白影出现在身边,接着一只手被牵住,带着她穿过那原本不可能走过的人潮,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倒下,可那只温暖的手一直紧握着,从未松开。直到看着她坐下,那人才微笑着离去,留下一句话。

       “下次要小心点哟,可爱的小姐。”

       语气尤其轻佻,她不禁锁了锁眉头,可那被紧握住手的感觉,好像还在指尖,从未离去,她很快舒展了眉,安心地闭上眼。

       好像是神明的庇佑.

       回想一下那人的长相 ,只依稀记得眼梢的两抹红纹,右耳垂下的红绳……霎时间她的思绪被女孩们的欢呼打断,她不由得抬眼望去,裁判台上,伫立着的两人,其中一人,一袭白衣,眼梢两抹红纹,右耳垂着的红绳上系了一枚铜钱,只是风华绝代的气质和方才判若两人。

       白泽……居然真的是神明啊。她嘴角疲惫一扬,这么算来,自己已经得到了神明的眷顾,之前的经历,也像是得到了坦然面对的借口。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也只是凝视着白泽遥远的身影,在女孩们陶醉的呼声中不被察觉地小小得意一下。

        我可是得到了神明大人的温柔呢。

        “您是第一个对我这般温柔的人,即便是作为神明的博爱,或是您的命中淡影,可您不经意的给予,于我而言,足矣。”

        “或许来见您,对于您,我都没有什么意义,可就算如此,我却还是想来呢。”

      “呐,白泽大人,可能此生我都无法再与您相见,就当作是我无理的请求也好,可以再对我……温柔一次吗?”

      一双手轻轻环住她,接着便被拉入一个怀抱,药草清香扑面。

      果然,和一千年前一样呢.泪水渗出眼眶,无声湿了神明的白裳。白泽忽然觉得,跳动了几近亿年的心脏,又有了来自外界的温度。

       自己还被人需要着的感觉.

       凉风彻宿,白泽睁开眼时,葉岚早已不见。

       “呐,妲己酱。”白泽问道,“那名叫葉岚的姑娘是不是有些特殊的经历?”他早就心生疑惑,只是不忍她再度回想。

      “啊,那个孩子是个孤儿,出于前族长的意思被一家族所收养,在第二天现族长继位后便一直被视作累赘,在一千年前被族人当作和解的筹码与对立的敌族少爷订婚。”

      “原因也正是她是一名孤儿,可她当时接受不了,一气之下跑了出去,族人追查不到,只好贴出告示,明面宣布成亲时日,实则告诉她宽限的时期,等她回去。不然,依现在的局势,若是和亲不成,两组的暗斗可就得成为明争,彻底决裂。”

       “她说她只求能见你一面,才来这里打工的,当她知道您的喜好时,小小吃惊了一下。”

       妲己看了看神情略显复杂的白泽,补充道:

       “葉岚的成亲日,正好是今天,地点众合地狱街头。”

        “多谢了,妲己酱。”话音已落,人亦无踪。

        盛大的阵仗人潮拥挤,路人七嘴八舌纷纷议论着那将要出面的姑娘的美貌,街道的转角处一帷红绫。姑娘长发如墨,盈盈眉眼像是透着月色的秋波,含蓄地低垂着。

       白泽只是站在最外围,遥遥的看着,葉岚轻吸一口气,缓缓抬起头,一眼望穿人潮,定格在那袭白衣。身后的人早已不耐烦地开始催促,她便用口型缓道:

       “别了,白泽大人。”

       “谢谢您。”

       阵风刮过,掀起尘砂,刺痛了白泽的双眼,待他再度睁眼,葉岚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街的另一头。白大褂的口袋里落出来一笺字条。


       「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

      

      桃源乡,凤凰和麒麟一面喝茶,一面有一嘴没一嘴向鬼灯抖着自家老友的陈年情史。

      “白泽当年酒后失言,说是让人家一定等他,到头来人家苦守千年差点没入轮回,而他老人家倒不记得了。”        

       “不过那也是几千年前的事了,从那后,他也不再那么头脑容易发热了,他这家伙就是要受点教训。”

       “约定这种事,本就很复杂,沉重啊。”鬼灯抚摸着兔子,幽幽道。

        原来这家伙,干过这种蠢事啊。

        还以为,他活得什么都不记得了。

        “正好我抽奖刚中一等奖,是两面镜子,有劳帮我把这个放在那家伙枕下了。”“哦好。”两人一致应到。

       那是能窥探记忆的镜子,是鬼灯新添收藏品之一。

       而一边的白泽,还不知道自己将要落进套中,独坐窗下,一人执杯,苦酒入喉。



【这大概是我最长的一节了叭,,

下一节可能是千年以后呢,,,

唉(叹气) 渣文笔

取名废 日常表白老中医】   

   


在码文和作业间摇摆不定,,于是我选择打好第二节的纲再去写作业TvT
感觉虐了一把老中医,,

【1】

       濛濛细雨不知在桃源乡下了几日,清晨才悄然停息,接着撒下了第一束金晖。

       不偏不倚,正打在白泽侧着的面颊上,双眼微阖。睫毛在晨光里投下细密的阴影,那狭长双眼中的怅然不由得更郁了一分。

       “白泽大人,怎么了?你该不会是又被花街的女孩子甩了吧?”桃太郎走到打开的门前,便看见了侧坐在树上的白泽。

        “没有啦,桃太郎君。”树上的人轻轻一笑,“不必为我担心的。” 

        他笑起来是那般好看,微扬起的唇角,带着浅略弧度的双眼感觉像是含着落花的一江春水,只是有时在这江水淌入人心前,就会由于某鬼的出现而瞬间切换成带着孩子些许孩子气的愠怒目光。

        合上眼,千年前,那孩子卧在冰冷祭台上的身影便浮现在了眼前。

        他本以为,自己早已忘记,可那卧在冰冷回忆的身影,却越发清晰。

        “丁……吗,”晨光熹微,穿过片片花瓣,携着雨后那丝清冽的甘甜扑面而来,白泽的嘴唇像是翕动了下,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大概,说出口,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吧,发生了的事即便是他,也无能为力。

        向树下望了一眼,才发现地面上,已经铺上了一层素白里泛着黛粉的花瓣。白泽一个翻身跃下,远看去像是一影白衣融入了纷扬的落英间。抬手理理乱了的黑发,顺便拂去发间的花瓣。他径直走向店里,却冷不防被一粒嵌进泥土的碎石块绊个正着。“哇啊!”他惊呼一声,便由于不可抗力摔在平地上,满地的花瓣倏得腾起,乍一看像是要掩埋了他。甘霖润泽后的土地散着潮湿的清香,掺入桃花的甘甜一同裹挟了白泽的鼻息。温度的回升使泥土的表层很快变得微微干燥,他甚至有些不想起身,坐起来翻个身直接躺在了地上。阳光铺面,像是女孩子的双手,抚摸着白泽光滑的面颊。

       不远处,一个赤黑的身影。

       鬼灯一手提着狼牙棒走向极乐满月,不疾不徐的步伐一顿,发现了平躺在花瓣间的人,仅0.01秒便判断出那人就是白泽。正打算用“亲切的问候”把他叫醒时,手中的狼牙棒却落在了泥中,自己反而缓缓俯下身,低头去靠近那个成天与自己作对的人。鬼灯的黑发垂下在白泽鼻尖上方几厘米处,这个视角,虽然不是正面,而是类似于倒置,却也能细致入微观察对方的睡颜。和自己一样狭长上挑的眼,像墨色扇面般的睫毛,轻启的唇,缀上落花的细软黑发。

       习惯了白泽成天与自己唱反调的嘴脸,看到他这么毫不设防的一面,有那么一刻,让鬼灯心口某处一颤,希望时间就此停滞。可能是自己的脑子由于成天思考忽然短路了吧,鬼灯对此给予充分的肯定。

       该来的总会来,狼牙棒不出意料砸了下去。

       “啊!!!痛痛痛!”白泽不由得一跃而起,然后如鬼灯所料正中靶心——撞在他圆钝的角上,白泽顿时痛得声音高了整整一个八度。 

       身后传来一声低沉中透着掩藏不住的愉悦的笑声。

       果然……又是这家伙!上次害他从天国直坠入地狱,笑声也是这般愉悦。真想哪天把他整得直不起腰!

       当年害他摔下云间,被皇帝擒住的人,与此刻捉弄他的人是同一人。为什么自己非得被这家伙耍的团团转啊……

       “你这恶鬼!”白泽愤懑地瞪着鬼灯,“哎呀哎呀,摔在地上,就不想起来了吗?”鬼灯的语气里满是嘲讽之意,“还是说,摔傻了?”

        “你说什么蛤?” 

        “需要我为您再重复一遍吗?”

        “白泽大人,鬼灯大人,请冷静啊!”桃太郎刚背着竹筐回来便看见两个快要打起来的人,弱弱地出言劝架。

        鬼灯刚走,桃太郎便开启了老妈子模式。“白泽大人,您都多大个人了,地位也这么高,干什么总跟小孩子样的和鬼灯大人吵口呢?”

        “才不是我!是那……”白泽头猛得一抬,右肩上耷垂着的红绳也不平地一颤。

        “是那恶鬼先惹我的,对不对?”桃太郎一脸看透了的表情,这话他听得耳朵早已起茧。

        “……”白泽一时无言以对,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动作,准备迎接桃太郎老妈子的“谆谆教诲”。

        “白泽大人,您平时是那么善解人意,就连座敷童子的恶作剧也以笑置之。怎么一到鬼灯大人这,就这么好斗,跟个小孩子样的,这是您第几次差点毁坏公物?上次也是这样,和鬼灯大人、茄子、唐瓜出去,就打碎了馆里的艺术品,您平时的好脾气都去哪里了?上上次也是……”

        “抱歉了,‘桃’太郎君,下次我会注意的”白泽露出略带歉意的微笑,不过一秒又变得了轻佻起来,“你前面那几句,算是在夸我嘛?~”

        “才不是,白泽大人您在听吗?‘下次会注意’也就是还有下次的意思吗……”

        白泽可算是淹没在了桃太郎的念叨中,蜷曲着双腿坐在凳子上,背靠着台面。一面无奈地笑着,一面抱起一只毛色偏黑的兔子放在小腹,伸出手指轻挠着他(兔子)毛茸茸的下颌,另一只手撑着脸颊。白泽的体温透过衣衫温暖着趴在怀间的兔子,身上带着的独特药草清香让人由衷的感到安心,就连兔子也不觉间红了脸。

       “为什么,到了恶鬼那就会如此在意?”白泽突然意识到这点之后,也陷入了短暂的不解,便又很快释然了。“谁知道呢,一定是他太招嫌。”

       伸了个懒腰,白泽将兔子放下,拿起笔继续写着药草的分析。若光是看字迹,则令人一目了然,清秀圆润的字迹也让某些复杂的内容在心理上给人一丝“慰藉”;若是再看一眼配图,便让人掩面叹息……

       “桃太郎君,我一会儿写好制药说明就先放这儿,挺简单的。”

       “挺简单也就是说您又要跑去花街然后把药丢给我做?”桃太郎又是一脸“我看透了你”。

       白泽抬起头眨眼一笑,又开始奋笔疾书。

       而此时的鬼灯,却没能如白泽一样释然,那个躺在倾泻暖阳里的面孔,仍不时浮现在眼前。

       当时的他,竟想要吻下去。

       

       

【heiheihei鬼灯大人肯定是被自家媳妇美翻了qwq

    想亲就亲不要怂阿真是被工作冲昏了头脑

    对了白泽身上的兔子是我QwQ】

        

         

      


        

         

        

         

        

qwq原谅我说不出话